老奶奶已經好久沒和女兒聯絡了,好不容易的一通電話,



小女孩吃完了桌上的食物,老奶奶幫她換上新的衣服,她從袋中拿出了其他的衣物,灰藍色的襯衫和白色的小短裙,老奶奶輕輕的梳起那頭短短的頭髮,又拿出藥膏,在女孩的傷口上塗抹,傷口分布於背上手臂上大腿小腿,幾乎全身都有,小女孩乖乖的,她還在想,夢是不是會醒呢?



老奶奶把她帶到雜貨店去,老奶奶疼惜著個可愛的小女孩,她面對著那些客人,一邊詢問著如何讓萍萍上學這件事。



萍萍呆呆看著藍藍的天空,白白的雲朵,好久啦!媽媽已經好久沒帶我來看天空啦!好像才是上一次的生日吧,離今天到底有多久呢?媽媽抱著弟弟,拉著我的手,到公園去玩盪鞦韆,上上下下,忽高忽低,總覺得媽媽那時就已決定要離開我似的悲傷,總覺得…快樂的日子就是和媽媽在ㄧ起的,(小女孩疑惑了)那時的天空好像也是如此的晴朗的,我好想媽媽喔,因為她是我媽媽啊,不過爸爸,又是那一附凶惡的嘴臉,要是他消失了,會不會一切都恢復呢?小女孩忘了爸爸是什麼時候出現的,笑容滿面的爸爸怎會變成如此呢?



有時候天氣變了樣,我會突然想起那晚,第一次看見爸爸的樣子,媽媽叫我去睡覺,弟弟哭個不停,爸爸大聲責問,為什麼不把我丟掉,我躲在棉被裡,覺得全身冰冷冷的,弟弟哭了更大聲了,我也哭的亂七八糟,短短的頭髮,混雜著淚水 我不相信,爸爸又說不是我的孩子,就不能待在這裡,媽媽哭了,輕輕的哭出聲, 用那微抖有點小聲的聲音說,為什麼要這樣說呢?你當初不是說不說不嫌棄的嗎?



「叫你做就做,來哪的這麼多廢話啊!!」



小女孩啊小女孩,妳會不會想家呢?想回去那一個使你受傷的家呢?還是媽媽的懷抱呢?



晴兒呆愣愣的呆望天際,黑色的,攏照心中莫名的不安。



在黑暗中,她的臉突然扭曲起來,雙眼中含帶淚光,像是燈泡那般的刺眼和都市不搭,嘴角揚起,奇異、泫渦的雙頰,「呵呵,呵呵,我就要離開了啊!不要笑死我了啊!」她秀出口袋中的鑽戒,「我馬上就會離開這裡啦,你們,你們,全部都去死好啦,死,死,哈哈…」



晴兒生於貧困的家庭,小小的雜貨店,相依為命的母親,在他人的眼裡,儘管環境不好,但是她是何等備受疼愛啊,那是大家都知道的,大家都覺得他很幸福、快樂生活的小孩,〈因為她的媽媽是個和氣的婦女〉但晴兒卻從不那麼認為過,她覺得自己很痛苦,ㄧ大早,要一個人自己吃著早餐,空盪盪的餐桌,白白的吐司,白白的牛奶,白色的餐盤,自己不敢大聲說話,好像一說話,那回音,使得她更感到悽涼和不安,好像也是悲憫著自己那又孤單的身影,即使知道媽媽是為了自己,但是幼小的心靈中,絕對無法容忍被漠視的感覺,不被重視的感覺,長期下,他感受不到愛,什麼都不用和他說了,因為他拒絕一切辯解,但是,換一個角度看來,他自己的自私和任信、自以為是,她只相信自己。大大的雙眼,透露著不准侵犯,削尖的雙頰,絕對自我。



放學回家,自己還要到那間小小的雜貨店裡幫忙,看著同年級的朋友,可以開開心心去玩,沒有任何負擔,但是自己的壓力是何等大啊!有多少人能了解呢?看著大家對媽媽的疼惜,不知不覺,也慢慢移轉到自己身上,好像自己ㄧ定必須作一個好學生,做一個乖巧聽話的孩子,當媽媽累的時候,我好像一定要說:我來吧!當一有空閒的時候,我好像就一定要把課本拿起來。看著外面四季的變化,我的童年還剩下什麼呢?只因為我的媽媽是一個可憐的婦女,只因為我的爸爸已經過世了,只因為我是他們的女兒,那我的人生呢?ㄟ,你們這些沒用的老婦老夫,你們到底看到了什麼?是瞧不起我嗎?覺得我好欺負嗎?



「媽媽,我想出去玩,可以嗎?」晴兒拉著媽媽的衣裙下襬,滿心期待的詢問,「今天是個好天氣喔!…」



老顧客打斷了晴兒,「你媽媽好辛苦喔!不都是為了你…」



「對啊!晴兒,今天媽媽也很想和可愛的晴兒在ㄧ起喔!…」



晴兒…晴兒…晴兒…



煩死人了!已經是第幾次了!一年下來,我又問了幾次!晴兒心底憤怒極了!恨極了!媽媽依然笑盈盈的,但是,媽媽並沒有說點什麼。



晴兒只有點點頭,好像一個點頭,一個微笑,把大家對他的所有期待和語言,都全給予回應,虛假的回應。



「媽媽,你為什麼要生下我?」



「因為媽媽愛你啊!」



「但是,我怎麼都看不到你的愛呢?媽媽,你的愛在哪裡?」



「媽媽,為什麼剛剛你都不說話?媽媽,為什麼我都不能出去玩?媽媽,為什麼我必須當你的女兒?媽媽,媽媽,…」



「晴兒,因為媽媽愛你啊!」



那是假的嗎?那是假的吧!你的愛,不要,我不需要愛,我要錢,我要自由,我要快樂,我不要孤單,如果,如果,你的愛就是孤單,那我不要,我,不要。



這種自說自話,絕對自信。
創作者介紹

著謎

melanieme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