啟仁沒有回頭,他自顧自的往自己的房間走去。餐桌上,冷冷的,楊先生忿恨得開始數落起楊女士,「這就是你教的!你看看都,被妳慣壞了,妳也不說說,難道他都不知道身為楊家長男,是何等榮幸!?戀愛了,就不顧父母啦!他怎也不想想她人都死啦!還守著那幾個約定!難不成,他念了醫學院,她就會活起來嗎?」

楊女士一時間不知該回應什麼,楊先生不說話了,他說了一大串,卻沒人回應,有點不知所措,他開始盯著那地上的報紙,他前前後後不知向地上那攤報紙,看了不知多少遍,還是拉不下臉,自己去撿那些,餐桌上依舊冷清清的,沒有人開口說話,綺萱頭低低的,她不懂為何哥哥要這樣呢?好好當一個乖小孩難道不好嗎?要是自己一定很願意照著老爸的意思,那麼好的一條路子,但是哥哥卻老惹爸爸生氣,媽媽也只能一個勁的哭泣,昨晚他們也是為了哥哥的事吵了一架,媽媽哭著說當年就應該尊重他們,讓他們在一起,要不今天他也不會如此的怨恨我了,爸爸反而是怒氣沖沖說,還不都是媽媽總寵著小孩,今天才會變得如此。唉,我真不懂,為何要如此,讓大家開開心心不是很好嗎?好像就是為了那個叫什麼的女生,綺萱吞了吞那最後一口飯,就匆匆下了餐桌,「哥哥,你在忙嗎?」

「你進來吧!」

「哥哥…」

「怎麼這這樣快就吃完飯啦!」

「飯桌上冷冷的像冰箱一樣,ㄜ…搞不好,比冰箱還冷勒,所以就沒有什麼心情了,爸爸和媽媽似乎想再說什麼,但又沒多說什麼,唉,比我的功課還難懂。」

「嗯,那你是想來告訴我什麼嗎?」

「哥,你為什麼不願就照著做呢?」

「你會想吧!如果是妹妹妳。」

綺萱點點頭。

「但是哥哥和別人有約定,對哥哥而言,那個約定比任何事都重要的,」他摸了摸桌上的小書籤,有些自言自語,「或許我有一個美好的家庭,但如果只能按別人的安排,而沒有自己,不是很悲哀嗎?」

「但是,大人所說的那些,都是為了你好啊,你不應為了那約定,讓大家都沒好日子過,不是嗎?」

「呵…妹妹,我的小妹妹,你還是個小不點。」和以前的我那過度自信,是會害死人的,埋沒自己的原樣。

「我真得不懂…」

「幸福不只是這樣的,爸爸把我我們都當成了小花,看似美麗,卻不堪一擊,我知道你是不懂的。」嘴角的苦笑有點無奈。

「哥哥…」綺萱似乎想辯解什麼,但又…什麼都說不出口。

「很多事,都比自己的夢而生活下去,來得重要多了。」

「哥哥,我還是不懂,不是大家都一樣的嗎?大家不都會努力念書,依著父母做自己該做的事嗎?」

「啟仁!你又再亂教妹妹什麼啦!」外頭的聲響。

「喔!我要去念書了啦!」喔!我不要再亂想了,我知道大家都看中我。



「啟仁,我希望你不要忘記我,即使我走了,也請你記得我,這樣,我就心滿意足了。」



啟仁知道,她是希望自己還有活過的痕跡,這世界最美麗但又短暫的就是彩虹和流星了,但是她比較喜歡流星,因為那就像是一座天橋,可以把世界相連。妳走的好早啊!啟仁呆呆看著書桌前上的小書籤,但是妳…我卻如此能感受到妳的存在,彷彿妳一直都在,在這妳所愛的世界上,妳說自己像個傻瓜,因為妳也痛恨這個世界,呵,那是妳太善良啦!妳也愛那變化多端的色彩,因為妳希望自己也是像那七彩一樣的與眾不同。妳在我心中,是的。



淡淡的一道彩虹

江雪



江雪,你的名字我是忘不了了,是你教了我,妳告訴我,我有多幸福也多可憐,妳指著我的鼻子,大聲斥責,「你是那麼的幸福,你怎會知道世上有多少人過著可憐的日子?」她那一句話使我說不出話來。

在我對自己猶豫不決不絕時,妳對我說,我應該是屬於自己的。

「你該有自己的夢想。」「你被自己的生活所蒙蔽了。」

那時的我就像現在的妹妹一樣,她帶我去看世界,一個真正的世界,去山丘、去園野、去農家、去醫院、去貧民窟,有人貧窮,有人瘦弱,原來那些人還是存在的,生老病死,世界不只有那些,有人的人生就是不平等,不是學完了基本教育,大家都會是一樣的。江雪家裡不富有,她的父母離婚,卻都不要她這唯一的小孩,便把她放在爺爺奶奶家裡,她的奶奶過世了,只剩下那一直住在醫院裡的爺爺和不斷寄來的金錢,她說,自己太幸福了,因為自己還有人要的。啟仁聽了,很心酸,但有說不出的苦澀,知道自己不能多說什麼因為那太傷她的自尊了。



啊!妳真走了。在妳病床前,我說,我一定要當一位醫生,要救更多像妳一樣的人。
創作者介紹

著謎

melanieme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