老奶奶每一天的晚上,都待在電話機前,希望能有些回應,不論是好的或是壞的,她滿心憂愁。



她希望能有能幫上忙的地方,她提起了筆 ,到處尋她這唯一的女兒的去向,她隱隱約約知道,她已經搬了家,不住在這裡了,她也隱隱約約知道,她已嫁到了國外去,但是她依舊不放棄,也不想放棄,她是深愛自己的女兒的,即使她不愛身為媽媽的自己,但她能諒解的。那麼,也要讓小孩受到相同的感受嗎?ㄧ年又一年的過了,小女孩不再是小女孩,她也漸漸長大,成熟,她也開始明白很多的事,她依然會呆望著天,幻想不再是不切實際,不再是不會實現的事了,媽媽也不再會從夢中出現。



「我回來了,奶奶,」短短的頭髮,已成了一頭長髮,捲捲的深咖啡色,瘦瘦的臉,有了神韻和自信,圓圓的大眼睛,酷似孩子的爸爸,是神韻像吧!「奶奶,我想吃飯了。」

「來了!來了!今天吃咖哩飯喔!」老奶奶依舊是溫和的,但臉上多了皺紋,是歲月的累積,萍萍愛著她,對她而言,她就是自己最貼心的唯一親人了。



不知道什麼時候,離那過去日子已經很遙遠了,開心的,不開心的,自己似乎也理所當然的去遺忘,不想去提起,但歲月的累積卻一步步把碎片拼湊,把那些不完整變成了一大塊傷口。在夢裡,那天的夕陽,老師的作文題目,逢人問起的那個陌生的名字,媽媽,我呢?卻不在那些裡面,寫出來的故事,寫實的美麗,是緣不了的夢,奶奶對我就是那麼地好,那麼地和藹可親。有一個好奶奶,不能讓她傷心了。

「奶奶,我明年就要上國中了呢。」



「嗯,」老奶奶砌著茶,ㄧ邊回答著,「對啊,時間真好快,」萍萍長大了呢,萍萍開始會笑了,會說話,會難過,但,她的媽媽依然沒有打電話來,找不到孩子的媽,是自己最對不起孩子的事。



對不起啊!孩子,萍萍真得是個好孩子,剛進家門的她和現在的她,就像兩完全不同的人,她見人總是微笑著,有什麼不開心的事也常不說出口。



奶奶,這世上就妳對我最好了,我真都不在乎,因我知道有妳就夠了。



晴兒拉著小弟弟的小手,小小的弟弟正學習如何走路呢!他一步一步,東倒西歪地走著,向媽媽的方向走去,「好乖…好乖喔!」 晴兒嘴上一邊唸著,ㄧ邊注意著小孩。



「媽...媽...」小弟弟嘴上念著,走進了媽媽,「哇!好厲害喔!我們的想想,真的好厲害喔!孩子的爸爸,快點來看啊!想想會走路了呦,好可愛喔!」晴兒抱起了小孩 ,輕輕的打開了房門。



眼前的男人就是我放棄她的原因。我是一個女人,我,絕對不行,因為自己是一個女人,被他人糟蹋,我要爬起來,爬到別人看不到的境界,不管是用什麼方法 ,我都要脫離那些生活,每天要做這粗活的我,每天都滿身污垢的我,我的手,粗粗的手,不要!絕對不要!我是絕對愛自己的,已經讓我受傷一次了,已經夠了!夠了!



媽咪...為什麼班上只有我穿的衣服都這麼老舊?



媽咪...為什麼只有我須要工作?



媽咪...為什麼你要生下我?



媽咪...為什麼其他人都有爸爸?



媽咪...媽咪...媽咪 …………



童音迴響在自己的耳邊,那小時候的自己,訴說著自己的不幸,那就是自己啊!找不到和他人的相同,感受不到自己哪一點比不上人家,卻又看不見,就算是現在,我也我不會原諒的,為什麼那一個我,好像永遠比不起別人,長大,上了國中,上了高中,我才看清自己要的是什麼,自己一直都在尋找一個自己愛的…



琪萱…那些過去...



「妳,因妳我輸了,那一陣子,我狂讀了好久,但我還是贏不了妳。」



「請問妳是王晴兒嗎?」



「我是…請問…」



「我聽我妹說過了妳,我想請妳告訴我,非贏不可的理由。我妹,輸了,是嗎?她昨天把家裡搞的昏天黑地,大哭了一場,嘴裡還直嚷嚷,像是瘋了,她努力過了,也衝過了,但,我想,她還是一樣,是妳手下敗將,要不,她不會像個斷了羽翼的小鳥,惶恐,不安,我家人…」



「是來告訴我這些嗎?我並不認為我有繼續聽下去的理由。」



「理由…或者,根本不需要。」



呵…
創作者介紹

著謎

melanieme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