他大概是我第一次會說那些話的人吧!第一次的有人願意和自己說話,至少我是如此認為,我絕不會去強迫他人,因為我覺得自己沒有資格,他,高挑清秀,戴著無框眼鏡,他對我的第一印象。他似乎有很多話想說,他似乎又沒說什麼,他否認了很多事,卻其實又句句牽扯著那些他所去否定的事,他不願多再說出心裡的話,他決定什麼都不說下去了,最後他直接就說了ㄧ聲,「隨你吧!」就騎著腳踏車,背對著我,離去,這是所為的瀟灑嗎?我不知道,卻印象深刻,一直到家了,我還在想他,對他我有那麼的ㄧ點好奇,生於同個的家庭的孩子,卻那麼的截然不同,眼鏡下的憂鬱,你是怎樣的人呢?熱情嗎?灑脫嗎?安靜嗎?但我卻一點也猜不出你是怎樣的一個人。



那星期裡,琪萱都沒來上課,她桌上空蕩蕩的,我覺得有些孤單,平時愛來找我麻煩的,是她,愛來和我說話的,是她,愛來向我探聽的,是她。她,琪萱,輸了?但我覺得,其實,她贏了,因為一種感覺吧!世界的不公平吧!我努力再努力,有誰來告訴我,我贏了!我是第一名!沒有,一個也沒有,大家是關心著,是她,關心她的功課、分數,關心她為什麼沒有來學校,關心她最近好不好,其實,是我輸了,妳人太好了,我現在才能體會,一個人。



星期六來了,我靜靜出了家門,穿著黑色的長薄外套,有著帽子和藍色的牛仔長褲,短短的學生頭有些被風吹亂了,我知道,但沒有理會,我站在獨棟的白色大門前,我沒有勇氣按下那會發出聲響的門鈴,我沒有勇氣走進去這戶人家的大門,我是何等渺小啊!獨棟的二層樓和小小的雜貨店,「晴兒,妳來了!」他站在我的身後,我回過頭去,他笑了,我知道我不用想太多,他的笑是客套的,他的話沒有涵意,也或許是我沒有去想,冷冷的,他究竟想說什麼呢?



坐在客廳裡,渾身的不自在,不喜歡這裡,寬廣的空間,拉長了的落地窗,透明的明亮把我照得似乎渾身都是,是缺點,粉紅色的簾子把透出的明亮照著溫馨。淺咖啡色的木頭地板、淺米色的沙發組,優雅的,平淡的,溫馨,而那裡似乎並沒有所謂的完美中的不完美,如果真要去說,那大概就是指我吧!身上的衣服似乎像個污點,在這裡,我看不到自己哪裡有優點,而又該在哪裡定位,像是穿插的,摸不著方向。楊伯母走進了,她手上端著抹茶蛋糕和薄荷茶,〈也或許是紅茶,我想,〉她坐在那,微笑著,她是個…我想,年輕時,大概是個幸福家庭的千金,她並不美,不是像那些有錢人家的婦人,光鮮華麗,亮眼卻也刺眼。她穿著簡樸的衣服,披著古銅色的披肩,臉上寫著幸福,她輕喚著,「琪萱,你朋友來啦!」



「真對不起,她是真被我們給寵慣了,」我沒聽懂那些,那些似乎也沒任何意義,有些自言自語,她接著,「哎,只不過考了差了些,就似瘋了,妳可要幫著勸一勸她呀!」

「我知道了,伯母,我會的。」我能說什麼呢?我微微笑著,注視著前方,伯母有些不知所措,她臉上扮著笑,卻是僵硬的,她有些尷尬,有些無意的,想找點話說,但又不知該和我說什麼,但她還是說了,「嗯…那…吃點,嗯…這是抹茶蛋糕,這是家裡種的茶葉,嗯是薄荷茶,不知妳喜不喜歡呀?」我有些懷疑了,楊伯母是真幸福嗎?像是怕什麼似的,〈我不知道〉二樓依然沒有聲音,已經過了幾分鐘了,「我上去看看啊!」伯母輕聲上了樓梯,一階一階,慢慢走著,「琪萱…琪萱…」碰碰…這是敲門的聲音,你朋友來了,琪萱…你聽見了沒有…」



無聲。



我想,房間裡是沒有聲音的。



「妳還好嗎?」



「你是這樣神出鬼沒的嗎?」我們之間就是這樣,好像只有你看得到我,我卻一點也沒法知道你的蹤影。



「妳該不會後悔了?」



「後悔了?」〈我未提高聲音,不知道為什麼〉



「是嗎?」他沒聽懂,他似乎早就知道了。〈我摸不透他,讓我覺得害怕〉



「是啊,覺得自己像個傻瓜,「我順著說了心裡的話,真覺得自己像個傻瓜,〈我何必來呢?〉



「我上去看看吧!」他抬起頭來,眼神些許著望了我,走了上去,發出那碰碰碰的聲音,我卻分不清那是走路聲還是敲門聲,他走得快了。「琦萱,妳不要鬧了!是晴兒來了!你夠狼狽了,你難道不知道嗎?你難道還要關在裡面?妳難道還要那麼孩子氣嗎?」



碰…
創作者介紹

著謎

melanieme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