妳為什麼要來呢?琦萱心裡想著,我不知道妳為什麼要來?妳是來嘲笑我的嗎?我見她滿臉的不說話,好像不知該說什麼,我也覺得驚訝,不知所措,是了,就是這種感覺,不知所措。幾天下來,我哭了又哭,房裡的衣服散亂ㄧ地,覺得好不公平,覺得好不開心,覺得好生氣,媽媽一下拿著我愛吃的蛋糕,一下又端著我愛喝的奶茶,一下又是蘋果派,ㄧ下又是綠豆凸,廚房內廚房外的跑著,媽媽想安撫我,媽媽說沒關係,又說我已經很努力了,但是我卻又從她的眼神中,看出那ㄧ絲絲的失望,覺得那大概是無奈吧!爸爸都沒說話。那天,我拿著成績單到他們兩的面前,一開始的期待和一瞬間,我看出的沒落、無言,我受傷了…是因他們的那種眼神,使我受傷,是吧!我也不知道,但我知道當我拿到分數的那ㄧ瞬間,希望沒了,而他們的眼神使我眼角的淚珠越變越大,把我那尖尖瘦瘦的臉頰,佈滿著淚水,我衝進了房間,哭,真只能哭了,我能說什麼呢!?第二名!我成了第二名啊!



哥哥站在我的身邊,好像怕我隨時出去打他一巴掌,不,我不會的,因是我自己不夠格,我有分寸,我想得到第一名,我想要當最強的,但是現在我卻突然不知該怎麼做了。我不懂自己為什麼會這樣?是過於緊張嗎?還是我所做的,全都全都不曾自在過,我不知該做出什麼反應才是最正確的?緊張、害怕是這樣嗎?但這又只是心中的反映,不懂,不懂。



看這眼前的她,看看身旁的哥哥,他對我點點頭,他輕聲說:「是我找她來的,」我有些訝異驚奇的眼光打量著眼前的一切,「你還是沒看清,我的小妹妹,你知道嗎?」我深了深呼吸,心中有些的複雜,我知道我就像是把很多的東西都連接不起來,有些斷掉的記憶,找不出很多片段,我的哥哥,眼前的媽媽,還有瞬間,我發現了自己一開始的自以為是,好像都是假的,我沉浸於自己的世界裡,並不多餘,我自認為自己愛這個家,現在卻好像沒了那種情感,媽媽,我是怎麼看你的?我還是從未看過你的表情呢?會不會我也不愛這裡呢?和我那哥哥ㄧ樣,那爸爸呢?我所做的到底是為了家?還是自己呢?我曾覺得自己那麼討厭的那哥哥,但我和他竟有相同的想法,真的好可怕,好可怕,是人心嗎?我也開始害怕起自己了,



「你好。」晴兒站了起來,她輕輕的說,打破我呆滯已久的平靜。「這是第一次吧!我們終於可以好好說話了。」



我沉默不語,我低著頭,我發現剛剛自己的失態,覺得滿臉的紅潤。



「幾天了,你都沒來學校,大家都很擔心你。」



「嗯,」媽嗎走了上來,拉起了我的手,「來,來這邊坐著,好好和你朋友聊聊,妳看,還是有人好擔心妳的呀,不要那麼孩子氣了。」



「我想告訴妳,妳還是贏了,或許妳不知道,或許妳是單純的,妳不明白這分數就是我唯一的希望。」



我不知該回答她什麼,可能是兩個人都很冷靜,我顯得很不安。



「妳哥哥來找我時,我覺得很不可思議,因為我的家是不會發生這樣的事的,妳有一個比我好的家,妳有很多希望和前程,而我,什麼也沒有我的希望,就是我離開這的那ㄧ刻。」



「我不知該說什麼,也不知道該不該謝謝妳,我是冷靜多了。」



「嗯,是因為什麼呢?」



「是因妳讓我冷靜想了很多,不管本來到底是什麼原因,原本的心情,我是沉靜了,我想要好好想一些事,不管妳說了什麼,我也許都還聽不進去,對我,這一次,我就是第二名。」



我們都沉默了。那是充滿奇妙的氣氛,或許是我的心態作遂罷了,她坐在我的面前,我覺得我好像開始了解一些事情,一些會使自己不開心的事,一些哥哥說過的話。



媽媽笑盈盈的,兩眼彎彎的端著壺茶走了過來。



好像ㄧ切都是虛假的。



「那我要走了。」晴兒站起向媽媽點了點頭,向我微微一笑。



她才剛出去才ㄧ會兒,隨後,班上的女生全都來了,雜七雜八,七嘴八舌,「琦萱,你怎好久沒來學校了?」



「是不是剛考完試,覺得突然放鬆,發燒啦!」



「大家都老念著妳,老師也老問妳怎不來了。」



「對呀!對呀!」



媽媽拿著餅乾果汁進來客廳,又默默走進廚房,來來回回的。



「呵呵,這是什麼餅乾呀!好好吃唷。」



「是玫瑰餅乾,」有人如此回答著。



「對呀!」媽媽笑著回應,又指著其他餅乾,一一的說明,「這是巧克力餅乾,這是寶石餅乾,這是檸檬餅乾,這是蘭姆葡萄餅乾喔。」



「真的耶,這是玫瑰的,好可愛喔!」



「哇!還有蛋糕耶。」媽媽又走了進來,拿著蛋糕,「這樣好像是茶會喔!」



「ㄟㄟ,妳明天來啦!」



「對呀!妳怎麼了呢?」



呵呵。我無言了,他們真的事因我的關係才來的嗎?



「這是麵包嗎?」



「好可愛喔!」



媽媽拿著咖哩麵包、小餐包、湯種麵包又走了進來。



大家開始七嘴八舌的討論起那些可愛的食物。



我對事物開始懷疑起來。


創作者介紹

著謎

melanieme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