女孩從夢中驚醒,她腦袋裡斷了螺絲那條線,黑壓壓的現實世界,她卻誤以為還在夢裡的那一瞬間,女孩沒有被嚇哭,清晨五點半,她感受到胃裡有些不明物體正在翻滾,她從喉腔中那濃濃胃液中發現那味道的,十分難受,她東倒西歪的在床上,以為這樣那味道就會因為她的東倒西歪,而以反方向逆流回去,但其實不然,女孩反而吐了,將床上弄得亂七八糟的那些胃液,沒有顏色,不,應該說透明色的黏稠,看到這樣一片,女孩更反胃了,頭髮上也是黏呼呼的,但是女孩卻笑了,黏呼呼的黑髮,透明色包著黑髮,像極了女孩愛吃的糯米糕點,像是透明的糯米裡面包著各種顏色的一種食物,冰涼涼的,女孩笑了,笑的開心,笑得吱吱的。媽咪應著笑聲快步道房前,阿~女兒笑了,那眼角的淚水犯提著,只是一個微笑,女孩的母親多慮了,女孩的母親在白色的病床旁坐下,那不再是清晨五點半了。

女孩沒看見母親,那透明的味道已經不再是一開始那麼不好聞,反而甜甜的,很親切的,她開始向前走,一路上都好多好多人,好多好多她認識不認識的,但是女孩似乎開不了口說話,也聽不見聲音,巨大的鬧鐘響起,轟轟轟的將地板那原本平坦的道路,震得有點歪斜,女孩站不住的趴倒,妳還是在作夢阿?不,我已經醒來了。那這聲音是哪裡來的呢?天空好藍好藍~風車像是說好的,一同向著天空飛起,天空不再是藍色,女孩抓不住任何一個顏色,她向著天邊跑著,被絆倒了,就快速站起來,阿~別跑別跑~

阿女兒笑了。

女孩覺得奇怪了,因為已經好久好久了,她身邊開始出現一些奇怪又熟悉的身影,跑累的,大家卻開始議論紛紛,她還是開不了口說話,先是一隻小狗,牠說小狗說:時間到了??有人搖搖頭,要再等等吧。可是時間有點久了阿,再拖下去還要再多久呢??另一位胖嘟嘟的女子開口了,現在就這麼多人,還是得在排隊看看狀況吧!小狗默默又趴在女孩身邊,女孩覺得不對勁了,她困惑著看著小狗,小狗搖搖尾巴,好熟悉的狗,眉頭深鎖,她想出聲,喉嚨間好像有東西被三秒間黏住了,她盡力的要張開嘴巴,卻沒意識的只發出呼呼哈哈的怪聲,小狗在附近跳了跳,場景不變,人群慢慢逐漸散去,她失望的又坐了下來,怎麼了怎麼了??

女兒不笑了,女兒的母親害怕著那一瞬間的寂靜,已經七點了,一個小時的差距,外頭開始慢慢出現聲音,女孩的父親還是沒出現,心急如焚的等待,點滴滴答滴答的響著,那是呼吸器吧?還是個什麼的安插在她的...逼逼逼~外頭一片混亂,不是一個小時,時間才過了不到五分鐘,快點快點~女兒不笑了??快點快點~這邊還需要人手幫忙~快點快點~

女孩慢慢站了起來,小狗在身邊又繞起了圈圈,小兔子玩偶在遠處向著她揮揮手,可以向前走囉,女孩不懂,小狗懂了,咬著女孩的裙擺,向前拉扯,女孩只好走了,發生什麼事了嗎?"時間差不多了,快點該去下一站囉。"下一站?去哪裡呢?""就是去下一站。""不用太在意,有我們陪妳。"小狗和兔子娃偶一同開口說話,聲音是巨大的,到底發生什麼事情了?女孩滿腹疑惑。

"快快快~這邊需要幫忙""快快快~請把所有....援助...."女孩的母親依然還是在那裡看這遠方,怎麼還不來呢?怎麼還沒出現呢?她輕輕摸著女孩的雙腳,好在沒傷的太深。她輕輕摸的女孩的臉頰,時間過的好久囉,但是孩子的爸爸還是沒有出現的樣子?再,等等再等等吧...大家似乎都沒看往這個方向,女孩的母親有點擔憂,終於有護士走了過來,但是似乎沒有很熱心的,她只是看了看她的傷勢,又搖了搖頭,"不幫忙嗎?"女孩的母親衝著她喊,護士還是沒回答,開刀開刀這名女孩要開刀,開刀房都滿了阿,轉其他間醫院??再等等再等等~

 

 

創作者介紹

著謎

melanieme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